箫笙YL

咩喋 恺楚 盾铁不逆不拆
墙头cp众多,不怎么产粮,专注于吃糖的咸鱼一条。

【恺楚】If You Need Me 被需要 (灵魂伴侣AU)

#盲狙上海卷作文,本高二全国卷2预备役考生真的是瑟瑟发抖,幸存者误差听都没听说过。

#微泽非,可以当做兄弟情的那种

#请大家眼熟我这个入坑三年从未冒过泡的新人qwq

#欢迎评论,欢迎捉虫指正

#恺楚女孩绝不认输(坚强地微笑)

以下正文:

一场暴雨不期而至,白色房车在风雨中依旧高速前行。

路明非站在车厢中间,耳朵里充斥着发动机的轰鸣和骤雨击打车身的声响。

往前走是不知疲倦已经开了十几个小时车的铁人师姐,往后走是同样无法交流的昏睡师兄。

还是去后面吧,至少大床旁边的沙发坐着挺舒服的。

大概是因为镇定剂的作用,楚子航睡得很沉,平躺在床上,标标准准的入殓姿势。除了,右手死死地抓住了左手手腕,像是紧握着什么稀世珍宝。

路明非有点好奇地探过头去,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一声冷笑。

“你是想跟他再打一架吗,哥哥。”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路鸣泽那个小鬼。

翻了个白眼,他转过身去:“来拿我的命了?”

眼前小魔鬼的样子让他吃了一惊,依旧穿着讲究的小西装,细看袖口处却缓慢地滴下血珠,在地板上蜿蜒成刺目的线。

灯光明亮,路鸣泽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苍白而勉强的笑,语气轻巧:“那是你师兄的灵魂印记哦,只可惜已经失效了,在他成为奥丁之后。”

一字一句,掷地有声,在路明非的耳里犹如惊雷炸响。

“不…不对吧,师兄哪里来的灵魂伴侣?”平日里佛系武僧一般的人,半分找到灵魂伴侣的样子都没有。

小魔鬼打了个响指,楚子航的双手松开,直直地举起来。

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自己看嘛。”

左手手腕内侧是一片墨蓝色,像是熊孩子胡乱涂抹留下的痕迹,毫无章法与美感。纵使这样,路明非还是认出了模糊印记从前的样子。

应该是流畅而华丽的意大利文,写的是:“Caesar”。

他的思绪当即成为一团乱麻,半晌才吐出几个字:“卧槽!假的吧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不敢相信是这两个人?”路鸣泽看似乖巧实则恶劣地笑着:“连他们都从死敌变成了互相需要的人,哥哥你呢?”

他抬手用丝巾擦去袖边的血迹,声似叹息:“你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,你被需要,而你也需要我呢?”

幻境消失。路明非还陷在呆滞的情绪中。

这是月老搭错红线了还是丘比特的箭射歪了?

楚子航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风中凌乱的路明非。

他眼睫微微低垂,投下一圈阴影,宛如蝶翼。“下一步去哪里?有计划么?”

路明非这才从灵魂冲击波里走出来,心里默念,作为学生会主席一定要处变不惊,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。

“逃命呗,从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再到德国去。”但是再然后呢,路明非也不知道了。

他看见楚子航低下头,凝视着手腕上的痕迹。

他看见一条金线,牵向未知的远方,指引着一个灵魂和另一个灵魂,久别重逢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恺撒在灯下端详着狄克推多,目光一寸寸拂过刀身。

他听见刀刃破空而来,然后是两柄刀激烈碰撞的声音,仿佛每一次相接都闪着电光火花,带着棋逢对手的畅快感。

但他的四周空无一人。

幻听?不像。

更像是内心深处曾经存在的记忆,一点点倒带回放。

他摩挲着右手食指根部的印记,一个汉字的“楚”,已经泛白的刻痕,如同血肉曾经被生生剜下,而今伤口落痂。

唇边带着漫不经心的笑,他在16岁的夜里失去了灵魂伴侣。

刻骨铭心的疼痛和深深的无力感,还有庞贝的冷笑:“灵魂伴侣么?反正早晚都会失去的”,一起融入血液。

可现在出现了一个叫楚子航的人,只存在于路明非的记忆中。

他的宿敌。或许,还是他的爱人。

姓楚的人并不多见。

他不相信其他任何人的片面之语。是或不是,他会自己去证明。

恺撒走出门,猛烈的夜风刮起他的风衣后摆,使他的背影看起来像即将出征的君王。

君王的座驾,一架湾流客机蛰伏在夜幕之中。

“俄罗斯。”他默念,迈入温暖明亮的机舱。

金线逐渐缩短,命运三女神在无人处微笑。


评论(3)
热度(53)

© 箫笙YL | Powered by LOFTER